全国五一劳动奖章:朱洁静

来源:上海歌舞团

  舞者没有正常的假期,朱洁静更没有。刚刚荣获2018年度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的她,像往常一样要在忙碌中度过这个节日。

和各行各业的劳模们在一起

  4月29日下午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开公益讲座,晚上在上海保利大剧院演《朱鹮》,30日在上海开大师课,5月1日-2日赴内蒙古开大师课,结束立刻赶回上海参加5月4日“上海之春”青年舞者优秀作品展演,5月5日-6日赴成都开大师课,7日赶往绵阳,连夜排练,参加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团在汶川的慰问演出。

  像这样满满当当的日程表,朱洁静早就习惯了。一部《朱鹮》,过去3年演了220多场,她上场的超过150场。海内外的巡演,每次都像打仗,连日奔波作战是常事,身体遭遇伤痛和疲惫的时候她只能靠意志力支撑。她说当突破身体的临界点,反而就不觉得累了。

《朱鹮》剧照

  因为这次获奖,朱洁静有幸认识了各行各业的劳模。一一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之后,她感到拿这个奖有些受之有愧。“以前总觉得做舞者很累很苦,现在才知道,有那么多人,在最平凡的岗位上,坚持做着最平凡的事,积少成多,从量变到质变,才最终进入人们的视线。而我作为一个聚光灯下的舞者,得到的掌声和鼓励已经太多。唯有以此为勉励自己,越发加倍努力。”

她从未动摇对舞蹈的信念

  4月29日正好是世界舞蹈日。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,朱洁静与市民们分享了自己从9岁到33岁,与舞蹈相伴的心路历程。从舞校的小学员到上海歌舞团的首席舞者,流了多少汗?经历了多少伤痛?又收获了多少幸福?

练功房里的汗水

  她的字典里没有放弃。2011年,在一次专业考核的集训汇报中,朱洁静膝盖髌骨错位,韧带严重拉伤,医生曾严肃地劝她转行。她沉沦过一段时间,然后是彷徨,躺在床上想自己不跳舞了还能做点什么呢?要不开个店?或者去教孩子们跳舞?最终她还是咬咬牙选择了非人的高强度康复训练。5个月不到的时间里,她肿如馒头的膝盖和肌肉萎缩的左腿恢复了健康,她奇迹般地重返舞台。2015年,在杭州演出时她突发高烧,带病完成了彩排,最终还是因为体力不支晕倒被连夜送往医院。入院时,朱洁静体内的白细胞几乎为零,多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。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,她才终于化险为夷。这场大病并没有阻拦朱洁静,躺在病床上的她也没闲着,而是下定决心开始尝试创作。

  她的完美主义成就了她。2014年首演的《朱鹮》,是朱洁静在她30岁黄金时代最好的遇见。编导佟睿睿说,不管是朱洁静遇上那只鸟,还是那只鸟遇上朱洁静,都是件幸事。排练过程中她对自己万分苛刻,每日对着镜子细细研究每一个动作细节,追求形神兼备的境界。过去3年,超过150场《朱鹮》,她每一场都当成是第一场去跳,因为即使她跳了这么多次了,对于观众来说都是第一次,她一定要把最好的《朱鹮》带给每一个人。《朱鹮》演到了全国各地,三赴日本巡演促进中日文化交流,还登上了纽约林肯艺术中心的舞台。正是这样的完美主义,让她无论演到哪里,总是能收获观众的追捧。

和歌舞团的青年舞者们在一起

  她总是试图超越自我。2017年,朱洁静自导自演的舞蹈处女作《红幕》与观众见面了。她强烈地渴望通过一个作品诞生去发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,由此开始了从一个舞者到一个创作者的转型。她自己搭建了主创团队,开始硬着头皮去操心那些从前并不擅长的事。为了不耽误歌舞团的日常演出,整个《红幕》排练时间她都在熬夜连轴转,最终在32天的时间里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转型之路并不容易,先有压力才有动力,先有挣扎才有蜕变。蜕变之后,她变得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强大。

  如今的朱洁静,正在努力扮演好更多不同的角色。她期待参与新戏的演出,也期待开启新的创作。上海歌舞团今年要排演原创舞剧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,虽然一切都还未尘埃落定,朱洁静早已开始准备起来了,看书、看电影、细细揣摩不同的角色。她说:“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!”

朱洁静(右)与杨丽萍

让这座城市因为舞蹈变得更美

  今年6月,上海歌舞团舞剧演出季将要上演复排版的《霸王别姬》。这部舞剧首演于2003年,朱洁静演虞姬,那也是她第一次主演大型舞剧。《霸王别姬》当时一排就是两年,她反复揣摩,如何用现代肢体去诠释两千年前的虞姬。但这一次复排,朱洁静不再上场,而是作为排练老师指导年轻的演员们更好地完成演出。“年轻的舞者们比我更需要平台和机会。看着他们一点点进步,我特别高兴。到6月份演出,我一定会比自己上场还紧张。”这两年,朱洁静开始越来越多地承担起幕后的重任。她明白,舞团的发展需要一代一代舞者的传承,而她希望能多承担一点,多付出一点,回馈团里对她的栽培。

  舞者的艺术生涯是短暂的,朱洁静以前常常对未来感到迷茫,离开了舞台还能做什么呢?可是现在,当她脚步越来越踏实,路就变得越来越开阔。在日复一日笃定的付出中,她内心的答案越来越清晰。“我想我不会止步,无论在台前还是幕后,我都要继续发光,继续为上海歌舞团的发展、为上海舞蹈事业的发展而奋斗。”

  这两年,全国各地的邀请纷至沓来,朱洁静开始频繁地到各地授课、开讲座,参与公益演出。她越来越感觉得,自己应该投入更多的热情和精力,去更基层的地方,与那些远离艺术却强烈渴望艺术的人面对面。“在那里,也许一堂讲座就能为他们打开一扇门,改变他们的生活。艺术需要为大众服务,我希望尽我所能给更多人以力量。”